和凯源抢超市!

死性不改喜欢你们.

《水星逆行》

Esther_KY:

-莫名高产


-《水星逆行》很喜欢的一首歌,听完像看了一场电影。


00.


其实星座什么假的很。


 


01.


大风吹 吹得人倒霉


王源脑袋里还循环着这首歌,觉得真的是唱的太好了。


看了看抓着自己手腕脸色铁青的王俊凯有点无奈,但也不好发作,对面人的眼神仿佛下一秒就能把你钉在罪恶的十字架上。


“喂。”王源不耐烦起来晃了晃手臂:“我说分手。”


王俊凯自然而然不甘示弱,把手臂转向自己方向拉近了一些:“我问理由。”


得,不用说了,和当年那种倔强的蛮横劲一模一样霸,没毛病。王源任由他拉着想了一会儿。


 


他们好像是高中一年级下册在一起的,也有那么五六年的时间了,可以说是贯穿了高中和大学时代。最开始那会儿王源中考的成绩分里占了一部分艺术特长,他们一班就只有王源一个艺术特长生,所以第一天选班委的时候没有悬念的就落在了王源头上。


高一年级下册刚开始那会儿有个全年级的话剧比赛,王源当时就被委任去给班里排话剧。他们找了一个家庭类型的剧本,里面有什么爸爸妈妈还有小孩子,那时候王源就在班里挑啊,看谁长得比较上台面一点。


王俊凯的长相是毋庸置疑的,只不过那会儿还没幼稚完,说自己要一个年龄最大的角色,画外之意就是不想给人当孙子当儿子什么的,王源于是满足了他,叫他当爸爸,结果在两个女生竞选妈妈角色的时候,因为实力难分上下所以闹的有点不开心,那个青春期的年纪谁不想和长得最帅的人扯上点小小的关系,但是他们私下不愉快王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觉得女孩子的吗,难免有点小是非。结果那天下午两个人终选的时候差一点在教室里打起来,王源一进来看到的就是两个人指着鼻子对骂的场景,他那时因为有副好皮囊而且人缘不错家境好有点恃宠而骄,傲气到不得了,立马很屌的样子吼了一声:“你们,还演不演了?麻不麻烦。”


两个女生或许所有的默契都用在此时了,同时跳脚异口同声的说:“不演。”


王源这一看,班里两个能演这个角色的人都在这里了,现在还不演,那岂不是这戏就拿不出来了,那老班到时骂的还不是自己,挠了挠头发现了坐在角落面无表情看戏的王俊凯。


“唉你们别吵了,停一下。”王源指着那两个女生说,女生这才转过头来不知道王源要干嘛,于是王俊凯就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王俊凯,你来,你看刘彤和胡瑜你选哪个,反正是和你对戏。”


那两个女生看到王俊凯打量的目光为刚才的举动不好意思,看样子都要钻进地缝里了。


“要我选吗?”沙哑的嗓音指了指自己,得到王源肯定的答复之后,他食指伸出指向王源:“你来演。”


这一句话不说不好一说大家全票通过,要王源穿女装,怎么可能好不好,士可杀不可辱。


于是那部话剧硬生生被演成了同性情侣的家庭琐事,好家伙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王氏夫夫身上了,最后投票的时候完全一边倒,选了高一一班。这一来王氏夫夫也就声名大噪,平日里有点接触帮忙发递作业的时候都会引起一阵骚动。


可能就是因为大家都在有的没的暗示两个人就是金童玉童,两个人索性也就不在乎哪些说法了,干脆形影不离干什么都在一起。


王源生日那天去包了个KTV,然后在黑暗里王俊凯王俊凯坐在他身边唱完一首《手写的从前》暗搓搓的勾了他的小指,凑到别人看不见的角度对他说:“他们好像都很希望我们在一起。”


“就是情侣的那种在一起。”


王源假装自己没有听到,侧过头嘻嘻笑扯住王俊凯两颊:“你说什么?太吵了。”


王俊凯两边脸被扯得变形,笑着准备再说一遍,却都被王源吞进肚子里了,带着轻轻挑逗的一个吻,放开之后王源脸色潮红的看着王俊凯,他看见王俊凯说:“十六岁生日快乐王源,我喜欢你。”


好像就是自然而然命中注定的顺利。


王源回过神来,王俊凯已经在慢慢松开他的手臂了。


十月底的天气有点凉,王俊凯拉了拉风衣,手指揪了一下自己的鼻尖,放弃一般说:“算了,就知道你放不出来半个屁。”然后踏着公园石板路离开了,小皮鞋鞋底在石板上敲出清脆的声响,王源自嘲般笑了笑,转身反方向离开。


 


02.


说到理由,是真的有,但是王源不好意思说出来。


他好几次看到那个女生和王俊凯并肩走在一起了。周一奶茶店,周二咖啡厅,周三宠物店,周四在超市选王源最爱的牛奶麦片,周五没有,因为周五他和王源都在床上。


他电话回拨过去王俊凯的说辞都是:“我在实验室陪导师做实验。”


王源不免掐了电话,好笑,做实验都做到宠物店了,动物剖析实验么,大哥你不是物理学系的吗?


王源不问,王俊凯便也丝毫不坦白。


曾经在一起的时候王源就对他说过了,他可以接受动摇可以接受错误,但他无法接受欺骗和隐瞒,他还说,王俊凯你是最不应该欺骗和隐瞒我的人。王俊凯搂着他的腰甜言蜜语一口气用一个吻印在他额头上,王源嘴唇触碰到他下巴,给了他一点安慰。


可他当时没有答应的对吧?早知道不该对他抱太多希望。


其实如果王俊凯本性如此,王源或许还会好受一点,可原来无论如何王源从来没有发觉王俊凯有一丝丝不诚实,可以说他从前是百分百信任王俊凯的,就算他和那个女孩子总是同行,王源也会觉得是女孩子缠住他。他害怕的是,曾经他在王俊凯心里最独特最无可替代的那种位置被他给了另一个人。


下午回到学校上课的时候王源那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渐渐显露出来,夹杂着一点忧郁,好像有些心事。王源当时就在庆幸了自己和王俊凯专业不是同一个,所以校区和宿舍也不在一起,如果是那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王源还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才好。


下了那节马克思之后王源缓步往宿舍楼走,宿舍里老大老三老四都相约去小龙虾晚上再开个夜机,王源可没有那样的闲心去游戏,于是先一步跟他们告别自己走回宿舍,下楼梯的时候还在想王俊凯和他相识的时候,到了新的高中不免多少有一丝期待,那天下了很大的雨,王源穿了一双白色低帮的万斯,冒雨赶来的时候鞋尖已经湿透了,因为王源是艺术特长的缘故,当时文化生报名领校服的那个环节他没有,所以全班都穿着校服而他一人穿便装的感觉真的有点特立独行,帅是帅了,就是被人注视的感觉不太好,以至于失魂落魄的进教室伞尖戳到了后座一排的课桌,不是简单的那种戳,这一出直接把伞上的水全部抖在了坐在座位上的人的裤脚上,王源赶忙回头道歉说对不起,王俊凯点了点头扫了他一眼,说:“就剩这最后一排了,老师快来了你先坐这里吧。”


“谢谢。”王源笑到,或许一切从那里开始的就不对,如果伞尖没有戳到他的课桌,就应该…不,还是会相遇,或许会是以更让人觉得平淡的方式相遇。


世界上本没有命运注定这一说,日后若非靠近都只因那时两人都有心罢了。


想到这王源从楼梯上一脚踩空,以滑滑梯的姿势摔下了楼梯。这不摔不要紧,一摔王源书包里的书撒了一地,这才发现自己连书包拉链都没有拉


里面零零散散的东西全都掉出来,水杯,水笔,书本,一件开衫还有,令人颇为脸红的避【】孕【】套。


“意外意外绝对是意外。”许多不怀好意的学生路过显然都看到这一幕,捂着嘴边笑边和身边的人絮语离开了,王源差点没羞死,想起一周之前自己还坦坦荡荡的从家里抽出一个扔进书包里,结果上了战场才发现,王俊凯根本不用那东西,也顾不上用,于是自己也就忘记了它的存在。


王源赶忙一股脑的把东西塞进书包,顾不上尾椎火辣辣的疼,红着脸跑了。


边跑还边在想:“天蝎座最近运气不好,水逆开始了,一定是的!”


 


03.


第二天早上四五点,舍友他们才满脸油光爬回来补觉,四个人周天都没课,王源却被他们动作太大吵醒了,迷迷糊糊从上铺坐起来呼了一把头发:“屁哥几点了?”


年纪最大的老屁沙哑着嗓子肾虚一般爬上床,说了句四点半,王源嚷嚷着好早又仰倒了。老三边解鞋带边问了王源一声:“源哥,我还没来得及问呢,你昨天晚上抢到没。”


王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回他:“什么抢没抢到?”


老三气的都想把拖鞋飞他脸上:“鞋呀,那个绝版了的经典配色的篮球鞋,我让你帮我也抢一双的。”


王源正在迅速运转反映有没有这件事,忽然就想到了,昨天晚上八点,好像手机事件提醒响了一声,他六点回来没吃饭就睡过去了。这才意识到老三绝望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那那那个老三啊,哥忘了,真忘了。”王源这下才算清醒,扶着床坐起来。


老三看他失魂落魄的打趣了一声:“你不会和凯哥吹了吧,这么重要的事都能忘?”


宿舍里的人都知道他王源有个吊炸天的男朋友,这一问不要紧,正好戳到王源尿点里。


“是啊,吹了。”王源扯过被子蒙住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


老四本来已经进入睡眠,听到这话呲溜一下蹿下床跳上王源床的楼梯:“源哥,你认真的吗?”


王源闷着点了点头,在外面看上去就像是被子里钻了一只虫子挤呀挤。


老四看他这样,突然想起王源身上盖的这床被子是王俊凯给他买的,枕套也是床单也是,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家老王洗完给他之后他就一直没舍得洗,他说那上面是老王牌柔顺剂的味道。


后来三个人不管问什么王源都跟死在被子里了一样不动不说话,等到几个人是在熬夜困得不行了,宿舍里呼噜声连天的时候,才轻手轻脚洗澡换衣服准备去逛逛超市买点零食。


王源推着购物车走到一半,就接到导师的电话,王源就害怕这个,因为临近毕业了,大家都在赶毕业论文,王源属于不急不慢已经交上去的,可是害怕导师不满意让他修改,所以还专门给老师的来电挑了一个特别的铃声。


接到电话老师就机关枪一样叫他往学校赶,说不好了不好了有人指控你论文抄袭舞弊。


王源愣了半天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抄袭舞弊四个字,丢下购物车拔腿往学校跑。


到了教导处,那个指控他作弊的学生已经在了,他进来的时候目光很闪躲,王源对他有点印象,是老四的朋友,和自己都是化学系的,主攻的课题也一样。


王源的导师将王源拉到一边问他:“你有没有抄袭?”


王源一脸欲哭无泪说:“当然没有,老师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怎么也不至于作弊啊。”


老师点了点头知道王源的品行,只是问:“那为什么他交这片论文的时间会比你早呢。”


王源没说话,便是自己也不知道,老师继而问他电脑上有没有备份能证明这个论文是他先开始写的,王源摇了摇头,想起这篇论文是在王俊凯的电脑上完成的,当时那几天他电脑坏了,刚好有点想法,就写了,电脑修好以后他的论文也基本快写完,于是就把写了一半的文件从王俊凯的电脑里删了,隔了一夜改完才从自己的电脑里发过去的,后来电脑又出现几次问题,每次都没有有备份就程序崩溃,自然也没有保存。


老师听他这么说更头大了,对方明显是文科水平好一些的,论文中措辞也很完善,比王源强一些,如果找不到王源先写的证据肯定会被学校记过,或许都没法毕业,对以后就业也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老师把忧虑说给王源之后王源就很无措了,站在墙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老师摆了摆手让他先回去,说明天再联系他。


王源点了点头吗,说谢谢老师,然后离开了。


水逆什么的,真的太讨厌了吧。


 


04.


几年前的回忆又开始运转。


高三带王源他们班的化学老师和物理老师是一对,一个幽默风趣,一个冷漠会讲段子,王源从小化学就特别好,王俊凯则恰是物理特别好,一个化学课代表一个物理课代表,一来二去帮老师收发作业跑上跑下的也就和老师们熟了,化学老师和物理老师的办公室隔了一个走廊,王俊凯王源基本每次都是同时报完作业出来,然后一起回班,有的时候见到两个老师去找对方调情,两个人都会很默契的打趣。


后来两个老师要结婚了,两个人死缠烂打着要去老师和老师之间的爱情,于是两个老师也就没吝啬的将请柬给他们了。


王源坐在席下看着两人甜蜜的表情跟王俊凯说:“哥,他们好幸福啊。”


王源习惯叫他哥,因为王俊凯是他们班当时最大的学生,虽然同级但比自己也要大上近一年,王俊凯自然乐意的不得了,觉得王源甜甜糯糯的叫“哥”的时候很乖巧,他喜欢得不得了。


后来高考完选专业的时候,王俊凯就让王源选化学,自己选了物理,然后说我们以后一个化学家一个物理家是一对儿那得多羡煞旁人呀。


王源赞同,就此将这个当做了梦想,觉得听王俊凯说这些关于梦想的话在冲动不过了,这次若是被记了过,别说梦想了,就是普普通通找个专业对口的工作都无比困难。


漫无目的的在校园里行进,王源不太想回宿舍,因为这些事屁哥他们肯定都有耳闻,回去有狂轰滥炸的会让王源不自在,于是王源掉了个头,转身向学校后面的烤肉摊走去。


他要了五十块钱的肉串,然后叫了一提啤酒,老板问他就你一个人吗,王源点头开盖,老板脸上的表情难以言喻,说你少喝一点,上次和你来的那个男孩子呢?


王源还没喝酒就醉了一样举起右手对着脑袋开了一枪,说:“他把我枪毙了,去蹲牢子了。”老板摇了摇头说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然后嘀嘀咕咕说那个男孩明明昨天才过来喝了个烂醉被人驾回去的。王源是真的没听见,也没在意。


过了一会儿手机响起来,一响还是两下,王源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那是一条短信,王源就知道啦,一定是王俊凯,这个世界上有微信不用给他发短信的人,还活在高中时代的人,还活在他心里的王俊凯,只有他了。


王源抹去眼前模糊一片的雾气指纹解锁,看到那两条短信以后,黑字又变得模糊起来,他好像看到王俊凯长长的两条腿蜷在阳台的小沙发里,抓着头发纠结不知道该不该发这短信的样子,一定自己给自己做了很久的工作才整理好措辞吧。


王源好像又看到王俊凯牵着他的手在冒险宫里飞奔,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却要城墙做英雄,假扮鬼的工作人员跳出来的时候,虽然自己也很害怕但还是先把他护在身后,突然觉得还是他更英雄。


他锁起了屏叫老板结账,慢慢黯淡下去的屏幕上的字密密匝匝刻在他心中。


【今天的事王源儿你还好吧】


【虽然很难过但是,我还是想你】


 


05.


敲门声响起王俊凯虽然不太确定来者是不是王源但还是有些疑惑,他和王源租这个房子快四年,前几天王源才搬回宿舍住,一般人并不知道这个房间的地址的。


打开门之后楼道里的灯好像黯黯淡淡的坏掉了,屋里透出的光照在王源脸上,不太清晰的光线可以看到他鼻头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两只手互相拉着放在身子中间,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瞥他:“我可以进去吗?”


像是怕他拒绝一般很快的补了一句:“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只进来拿件外套就走。”


王俊凯哭笑不得又有点心疼,刻意让出很大的位置让他知道他一点也不介意他回家,王源一看他这样便忍不住了,从背后抱住他喊:“王俊凯,哥,我好想你。”带着软软的哭腔王俊凯立马化成水了,合上门转身搂住王源:“你也只有在出事的时候才会想起我的好。”


王源心想不是的,眼泪更加汹涌了。


王俊凯给他顺顺气,在他耳边安抚着:“别哭了源源,我电脑上有你论文的备份,你别哭了,我们明天去找老师,没事了。”


王源听到这儿终于抬起头,有点不相信:“我不是删了吗?”


王俊凯抹掉他脸上的水痕,淡淡的说:“我就知道你有那个删文件的习惯,害怕什么重要的你没保存就删了,所以只要联网就一直在云备份,云盘里肯定找得到的,别担心了。”


王源想起来什么的一样突然开口:“那个,那个女生是谁?”


王俊凯反应了一下恍然大悟,原来他是因为这个才会分手的:“傻子了吧,那是我导师Jenny,她在写小说,需要一个故事蓝本,她让我给她讲咱们的故事,顺便,她也帮了我一个忙。”


王源好奇那个忙,却看王俊凯没有想说的意思,埋怨他不早一点告诉自己。


王俊凯用鼻尖蹭了蹭他发顶:“还不是怕你想太多了。”


王源这才松了一口气,继而将他的腰搂的更紧了:“哥,对不起。我太幼稚了。”


“我现在才发现我好像一点也不成熟。”


王俊凯深知他有些愧疚,没有再言语,坏心思的托起他的屁股,王源受到惊吓惊呼一声,没反应过来就被拖上了床。


王俊凯意外没有继续跟他闹,对他说:“明天我陪你去学校,你先给你们导师打个电话。”王源乖乖的拨通了电话,那边也很快就接起来了:“老师好,我是王源…”老师听到是王源也很焦急,问他有没有找到备份了,王源回他找到了,明天就拿去学校。


老师应了几声说不早了早点睡,王源应下,王俊凯也意外的没有催他去洗澡,看他太疲惫就放他去睡了。


第二天早上王俊凯让王源把门口放着的纸袋提到学校去,王源有点疑惑这是什么,就听见王俊凯说:“那天抢购的限量版鞋子,你不是说老三让你帮他抢吗,我猜你肯定忘了,就帮你抢了,你的放在家,你把他的给他提过去。”


王俊凯忽略王源有点感动的眼神,手指摩挲着口袋里让Jenny帮忙设计的尾戒的盒子,他想的是,毕业了就结婚。


尾戒戴在左手的意思是:“执子之手,或一生只爱一个人。”


 


 


06.


若水星倒后再行 也冲不淡你的吸引


我命运亦靠我不靠运


 


【end】


 

评论

热度(101)

  1. 和凯源抢超市!Esther_KY 转载了此文字
  2. 和凯源抢超市!Esther_K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