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凯源抢超市!

死性不改喜欢你们.

他不停的敲击着键盘,一点一点写,又一点一点删,短短百十来个字儿足足写了好半天。有风吹过,刘海儿被吹出了一个缺口,特别傻,像小时候的他一样。“姐姐,可以帮我拿一张纸和一支笔吗?”他腼腆地问着站在一旁的女生。
接过纸和笔后他很认真的把纸展平,用力在纸上写下两个大字:“再见。” 真是像小时候和王源一起画的黄锐一样丑啊。他笑了,用重物压住,生怕一阵过堂风再将纸吹走。他又抬起头,正好看到眼眶红彤彤的她,笑了:“姐姐,你哭什么啊。我还在呢。我一直都会在的。姐姐,别哭了。帮我拍张照片吧。”
仔细整了整刘海儿,然后把纸举在胸前,脸上绽放一个大大的笑容,不整齐的牙,粗粗的眉毛,向左斜的刘海儿,歪歪扭扭的字,白皙的手指,眼角似有非有的红润。
发送成功四个大字显示在屏幕上之后,他好像解脱似的笑了笑,但是好像刚刚拍照的时候笑的太狠了,脸颊僵硬的笑不出来。
“姐姐,等等我,我想再去一趟我们几个录《源文去哪儿》《TF少年GO》还有《男生学院自习室》的房间。再等等我。”这个孩子,明明是最温柔最腼腆的孩子啊,为什么非要说他最二呢。
小绿背,那个被他抱过的小黄人,那个他总是带着的乔巴帽子,红色的背景,白色的自习桌,落上灰尘的詹姆斯还是在点头,校规第十条被贴在墙上稍微有一点儿卷边儿……
这一切的一切,再见了。
“天宇文,你想像你Karry学长一样,只留一封信就走吗?”身后熟悉的声音响起,他微微一愣,头也没扭就知道是谁。
他眼角开始泛酸:“王源,我是刘志宏,不是天宇文。”
他低着头不敢看他,径自向门的方向走出去,走过他的身边的时候给了他一个不重不轻的拥抱:“哪天没通告的时候,咱四个一起吃牛排去,我请客。不墨迹了,今天我妈生日,我还要回家陪她呢。”
但是天宇文,真的不会再回来了,马思远班长。

说到底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个子尽管已经一米八了但是背影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瘦削,一个人,那么长的路,一个双肩包,一个橙色纸包,这是他的最后一段路。

刘志宏唱给Karry学长的歌终究还是唱给了天宇文。

那么,再见吧。
我的刘志宏。
但愿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你张开了翅膀,不畏逆风,肆意翱翔,恣意发光。
cr.禁偷

评论(1)

热度(7)